问教丨千万考生90%以上录取率,高等教育进入“宽进严出”新阶段

今年高考人数达1071万,连续第二年超千万。为何高考人数从之前连续10年只有900多万,增加到超过千万?今年高考人数比去年增加40万,高考竞争是否更激烈?今后高考人数会持续维持在超千万级别吗?这成为很多考生、家长和社会舆论关注的问题。

回答这些问题,需要看高考报名考生的结构。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近年来高考人数增加,主要原因是中职生参加高考人数增多,而由于高职近年来大幅扩招,高考人数增加,并不会加剧高考竞争,普通高中毕业生的高考竞争主要是围绕进更好的大学而展开。面对每年千万考生,90%录取率的高考新形态,我国高等教育步入“宽进严出”新阶段。

根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5年,我国的普高招生人数796.61万人,这一届普高毕业生数为779.24万人,只有17.37万由于各种原因(中途出国留学等)没有顺利毕业。2016年,我国普高招生802.92万,这一届普高毕业生数为789.25万人,有13.67万没有顺利毕业。对比以上数据,2019年的普高毕业生只比2018年增加10.01万,然而,2019的高考报名人数却比2018年增加了56万(由975万增加到1031万),假设普高毕业生都参加高考,那另外增加的46万从何而来?

同样,根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普高招生人数为800.05万人,比2016年还少2万多人,目前不知2020年具体高中毕业生数,但应该和上一届差不多。可今年高考报名人数比去年增加40万。

这些增加的报名数,必定来自中职考生和社会考生(包括复读生),其中,中职考生报名参加高职单招是高考报名数增加的主因。从2019年起,我国已经取消中职毕业生升高职的限制,这意味着,将有越来越多的中职毕业生参加高考。

如果计算所有普高学生人数和中职学生人数,随着中职学生参加高职单招数增多,我国接下来的高考人数,将持续维持高位,但这不意味着高考竞争加剧。2017年,我国普高和中职总招生规模1382.48万,2018年我国普高和中职总招生规模1349.76万,2019年我国普高和中职总招生规模1439.86万。以此分析,2021年、2020年高考人数不会下降,2022年的高考人数比2021年还会大幅度增加。

从以上高考数据分析中,可以得到以下基本判断。其一,中职毕业生将是未来高考报名人数增加的“主力”。在中职学生都要升高职的背景下,怎样重新定位高中阶段教育,是否还要继续推进普职分离,是我国发展高中教育必须思考的问题。普职分离的目的是“分流”,但现实中成为“分层”,加剧中考竞争,同时在“分流”后,又一定程度“合流”(部分普高学生高中毕业后也进高职院校),那么“分流”的价值何在?

其二,虽然高考人数达千万,但是由于增加人数主要为中职学生,升学目标主要是高职院校,因此,这不会影响高考竞争格局。甚至可以说,高职院校的招生竞争程度已经很低,在去年扩招100万之后,我国今明两年高职还会扩招200万,在高职扩招后,高职的招生计划很可能超过报名人数,高职的招生在未来完全可以进行注册入学、申请入学。如果实行这样的招生,走上考场的高考生将减少一半左右。

高考竞争主要还是本科层次院校的竞争,考生想进更好的学校。去年我国的高考录取率已经达到88.74%,其中,本科录取率为41.8%。要缓解高考竞争压力,很多人人提出的思路是提高本科录取率,让更多学生可以进本科院校,而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在提高本科录取率之后,大家会进一步关注重点大学录取率(当前就特别关注)。缓解升学压力,关键在于办好各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学校,不能让职业教育成为低人一等的教育,部分民办院校、独立院校(在保留批次的地方的二本、三本院校)变为学生眼中的“烂大学”。

其三,千万考生,90%以上录取率,会是高考的基本形态,这意味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宽进严出”新阶段。今年1071万考生进考场,其中大约会有近1000万被录取。对于这1000万大学新生,如果没有淘汰,几年之后就是1000万毕业生进入人才市场。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是,怎样保障人才培养质量?在高考平均录取率“破九”的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所有大学都必须提高淘汰率,实行严出培养模式,否则,部分学生会以“混日子”态度对待大学学习,即便是重点大学,也可能难给学生高质量的教育。这会让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价值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