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环境教育论坛什么样?

台湾环境教育论坛正式名称是“环境教育学术暨实务交流国际研讨会”,去年9月举办了第29届。论坛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台湾环境教育学会举办的第29届环境教育学术研讨会,同时也是第12届“两岸四地可持续发展教育论坛”。二是中国生态环境部宣教中心与中国环境科学学会为促进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澳门可持续发展教育的信息交流,分享各方的先进经验与成果而由各方发起的长期环境教育项目,由四地轮流举办,现主要介绍的是前者。

丰富多样的征稿

2019年论坛的主题是“运用环境教育取径,保全森、川、里、海连接”。环境教育研讨会流程是比较固定的,每年都会用一个多月的时间进行征稿,征稿包括学术论文和实务论坛两部分,每部分都有10个左右的主题,两者看似相似却大有不同,对比实务论坛,学术论文有非常详细的细则。

仔细阅读投稿要求,就会发现:两者虽然都需要提交1000-2000字的长摘要,但学术论文的内容应含“研究目的、研究重要性、研究方法、研究结果与讨论及参考文献,仅呈现必要的图表,并缩小在可视的范围”。而实务论坛的摘要,没有任何要求。所以即使提交同样的主题,是研究还是实务都需要不同的内容。

根据台湾环境教育学会的数据,第29届论坛入选了64篇学术论文、53篇实务论坛、36篇墙报以及10篇国际论坛稿件,共有300多人报名参与。

大开眼界的研讨会

研讨会共两天,几乎都是上午主旨演讲,下午进行平行分论坛,每个时间段有7-8个分论坛,两天共31个分论坛,按照投稿的主题分为:环境学习中心、课程与教学、公众参与、环境教育场所与人员、食农教育与自然照顾、自然联结与环境素养、环境教育与伙伴关系、生物监测与环境教育、环境教育产业等。现挑几个笔者参与过的论坛分享。

里山与生物多样性保护:过去的几十年中,台湾地区形成了中央山脉为核心的保护区,中高海拔森林生态系统获得有效保护。但保护区之外的浅山地区、丘陵平原和海岸,以农田生态系为主,也有着非常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有超过50%的保育种动植物都生活在此区域,这也是所谓“里山”。因此,现今保护应该跳出圈地保护的思维,城镇和保护地的协同发展一定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环境教育相关规定如何从A到A+?2011年台湾地区环境教育通过了有关规定,明年将迈入第十年,这十年间执行的成效如何?未来要怎么改善才能做得更好?当年推动环境教育有关规定的一群学者在论坛上一起探讨。

台湾师范大学环境研究所的叶欣诚教授介绍了环境教育规定的初心,虽然初心较好,但强制4小时的环境教育学习影响了很多人的情绪,“强制”这件事使环境教育标签化,环境教育义务化;环境教育相关计划到提升环境教育素养之间的转换率也比较低。同时,因为环境教育课程有规定的收费上限,这不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

台湾师范大学环境研究所周儒教授从精神和哲学的方面进行思考:环境教育相关规定是“促进学习”还是“污染防治”?如果是促进,那么目标是积极创新追求卓越;如果只是污染防治,只要不超标符合最低标准就行。按照现行的环境教育相关规定,每个场域只需要4个课程,完成低标、课程轻薄短小化,长此以往会使环境教育平庸化。

分论坛:有趣的环境教育研究

古文和环境典范: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有着环境教育相关规定的台湾,环境教育的教学也主要发生在课堂上,教科书在教学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老师对教科书的偏好多于课程纲要,更别提户外了。经初步研究,学生在学习古文时是否可以了解古代的环境典范,比如《孟子与梁惠王》中的“斧斤以时入山林”,这些内容在环境伦理和永续发展的课程要求上有很大的联系。

研究团队挑出32篇古文,请学校老师和环境教育工作者用环境典范进行分析,再用量表测量这些古文哪些更倾向环境典范,可以做成读本给教师使用,这样做阅读理解时,就能学习古人环境保护的思想。

环境领域和商管领域两个群体之间的群际威胁:群际威胁是一个心理学模型,用来找出两个群体间以为对方有什么威胁和看法,一般用来消除误解、处理危机的。比如商管人士觉得环境保护群体认为商管群体以追逐金钱为首要目的,不关心环境,但实际上环保群体不一定会有这样的看法。台湾地区规定100人以上的公司要有企业社会责任年报,但是也只有CSR在管理,而不是所有员工参与,这个研究对让普通员工更多了解和参与环保群体的活动很有启发。

分论坛还有研究教师思考历程(计划、互动和信念)在教学过程中的作用;教学中桌游对于公众治理参与经验的成效;对学生的学习历程做过程性评估等,主题明确,十分值得自然教育工作者们探讨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