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要撕的不是巫师,而是“用爱发电”的帽子

B站手撕巫师财经的消息一出,相关视频的评论区立即变成一片修罗场。

在巫师财经的最新投稿中,高赞热评普遍为对巫师财经内容专业度的高度认可,而在按时间排序的置底评论恰恰相反,抨击巫师的观点比比皆是。目前,该作品评论区已被冻结。

分析普遍认为,另一平台给出的高额签约价格,是巫师出走的重要原因。据36kr报道,有知情人士称,挖角平台就是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字节跳动方面并未回复此事。

而从B站与西瓜视频长期就作者归属以及独家内容的争夺来看,西瓜视频出手的概率非常大。据知乎用户“庄明浩”表示,西瓜视频给几乎所有的B站头部UP主都开出过报价,此次买下巫师财经,签约金在千万级别。

B站明显也急了。

巫师财经的告别视频,被普遍解读为对“用爱发电”模式的不屑。巫师在告别视频中提到,其账号没有任何商业化,而且恰饭收入太低,自己用爱发电的积极性降低了很多。巫师慨叹,兼职做科普视频真是费力不讨好。

这是个十分危险的信号,B站对此反应强烈。

事件发生后,B站很快将双方合作协议首页截图与沟通邮件截图对外披露。显然,事件已经从法律战打到了舆论战,双方都在借助公众情绪的力量。巫师获胜,可坐稳在新东家处的身价;B站获胜,可以杀鸡给猴看,对有出走意图的作者是个威慑,同时抬高对手的挖角成本。

巫师财经是B站财经内容构建的原点,其内容光速蹿红引发的马骨效应,使半佛仙人、冲浪普拉斯等一批财经科普作者涌入B站 。如今风水轮流转,B站财经内容一哥已不再属于巫师,正如巫师在告别视频中范蠡式的观点——如今平台的硬核内容已经包罗万象、盈千累万,多位财经区UP主持续输出优质内容,因此,我的调整不会掀起多少波澜。

有用户评论说:“虽然隔着屏幕,但我闻到了醋味。”

巫师与半佛

孟子是个社会责任感极强的人,《孟子.万章上》曾有这样一段: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

作为成语“先知先觉”的出处,这句话也往往作为精英主义者的格言。

在成名作《香港金融保卫战,国际巨鳄索罗斯做空英镑泰铢,决战香港》中,巫师财经有一段类似表述:“中西方媒体的倾向性都很明显——双方都不客观,对于任何数据和资料,我必须找到第三方来佐证。信息源除了新闻、市场数据、采访和交易公告,还包括索罗斯的《改革全球资本主义》、《金融炼金术》……我不是推荐这些书啊,只为四个字:以我为准。”

语毕,弹幕一片沸腾。

巫师财经的A面是一席光鲜的袍。B站破圈信号弹、站内硬核财经类内容领头羊、巅峰播放量520万、鲜衣怒马、激扬文字、资本永不眠。巫师财经的风格,使几乎整个B站财经类内容均附加了精英主义的注脚。B站财经内容分类能够快速崛起,精英口吻引发的饭圈效应功不可没。

而B面的巫师财经,爬满了虱子。

自抄袭门曝光后,巫师财经沦为众矢之的。在B站检索“巫师抄袭”关键词,会看到大量揭发巫师财经抄袭的作品。在这些内容中,巫师财经的名言“以我为准”被解读为电话诈骗的开场白,核心目的是“筛傻”,即让有理智的人自己退出,让真正的目标用户留存。

这次负面事件与半佛仙人在B站的崛起相辅相成,前者像一条减速缓冲带,为巫师财经在B站无往而不利的扩圈涨粉踩下了刹车;后者携更偏生活与段子的财经内容,宣告新模式的成功,并在数据与用户反馈方面超越巫师。半佛之后,B站的观点类内容掀起一股“半佛化”浪潮,巫师财经盯住世界经济史的阳春白雪风格,在声浪上被明显盖过。

巫师的窘迫,不止于此。

巫师财经在B站出道的2019年下半年,正值B站破圈的关键起步阶段。财经类内容已经在其它多个内容平台已经较为成熟,而入驻B站,则需要考虑面对年轻学生为主的用户时入场姿势的问题。抛去传统媒体式的冷漠姿态不谈,巫师选择放高姿态站着入场,半佛选择放低姿态弯腰入场,两种模式均获得成功,但低姿态的半佛显然更受品牌方青睐,而高姿态使巫师的内容变现步履维艰。

事实上,高姿态内容在传播效果上落后并让步于低姿态内容的故事,已在B站之前的多个内容平台反复上演过。早在巫师财经之前,有作者将电视或其它网络平台的纯粹金融理财类内容上传到B站,但效果相当惨淡。如果不是B站破圈决心下的马骨效应,以及精英口吻下的饭圈效应,巫师财经能否达到今天的影响力,尚未可知。

巫师在告别视频中透露,自己完全不懂自媒体行业,曾在B站百万粉丝时开出150万元的广告天价(半佛仙人300万粉时,广告报价是45万),使得大厂PR望而却步。加上B站素来有反金融类营销内容的氛围, 便形成了十分吊诡的现象——一个平台细分领域头部的超级大V,将自身的商业化前景几乎堵死。

巫师面临选择,在B站,有社交分发+推荐流分发的流量红利,但商业化前景寡淡;在西瓜视频,则可以摆脱“用爱发电”的窘境,对于巫师来说,尽管内容在B站内属于顶尖级别,在无流量倾斜的站外也无甚起色,但自抄袭事件发酵以来,B站仅存的社区氛围优势也在消散,出走B站成为一种必然结局。

前浪巫师

巫师财经个人的发展史,几乎是B站财经类内容的创建史。而财经区的创业记,基本是B站内容破圈的历史投影。

B站由小众文化社区发展而来,长期重视文化调性,不注重商业回报的内容氛围,使B站的文化输出的能力极强。而N站、A站的相继死亡,为B站敲响了警钟——创作可持续的根本是稳定收入而非文化认同。

而B站接受出圈红利的同时,正在让本土内容承担长期以来重文轻商的代价,这与财经内容的新鲜血液注入后,巫师财经的影响力的削减如出一辙。改革进程意味着利益分配高度不稳定,用户的碎片时间是固定的,每一股新鲜血液的进入,都意味着旧有利益的部分解体。

巫师财经成了前浪,被后浪拍死在商业化的沙滩上。

B站在手撕巫师财经的公告中措辞很委婉:“巫师财经是一位在B站从零成长起来的UP主,不仅在开始创作的两个月内就收获了一百万用户的关注……他的快速成长,离不开站内用户的支持与鼓励。”

平台支持的作用被略过了,从声明看,巫师财经的蹿红似乎是因内容优质自然发酵的结果。但网友仍然送给B站一个绰号,叫UP主新手村,意为从零培养优秀作者,等到其创作成熟时,再跳槽其它平台。

这无疑是B站的心头刺。

抛去二次元时代的元老不计,B站新兴头部UP主的演变轨迹,莫过于账号从推荐算法中受益做大——频繁登录首页推荐,收获流量倾斜,跻身头部——遭遇可能发生的内容被锤、账号被冻结等可能出现的黑天鹅事件,IP暴毙,或与其它平台签署独家内容协议,脱离在B站原有的社交分发关系网。

以巫师财经为例,由于入场时机的特殊,作者客观上被纳入平台的破圈阶段当中。B站主攻月活增长,因而在版权采买等领域动作较大,但对 UP主变现机制以保障为主,例如创作激励计划给出的10万播放约300元人民币的收益等看,在电商方面,则完全落后于一抖一快,任由商品链接向平台外导流,恰饭与否全靠作者自己。

B站走了破圈的左脚,还没走大范围商业化的右脚。对于产生自用户兴趣的UGC社区,打破用户圈层已遭受反弹,一旦商业化内容比重增多,反弹可能更大。巫师财经这一类破圈进程中的关键UP主,随着破圈的左脚孤零零地悬在半空中。

B站需要警惕的,不是个别UP主寡淡的契约意识,而是“用爱发电”的大帽子。

巫师财经的教训不能再度发生,非自媒体从业者转型UP主时在商业化进程上处理失误,平台方终是难逃其咎。在迈出商业化的右脚之前,B站有必要亡羊补牢,对这批初登新大陆的哥伦布们指导、维护,避免其在平台内的商业化前景断绝,一味予以流量红利,无助于头部UP主的抉择。

巫师离开了,焦虑的B站永不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