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汽车度过了2019年,度过了“疫情严重期”,还能度过2020年吗?

前一阵子,东风雷诺解散退市后,风浪再次吹向边缘车企。适者生存是不变的定律,不过,在低迷的大环境影响下,加快了一些车企的衰亡,众泰汽车是其中一员,但仍在苦苦坚持。日前,众泰汽车发布了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报告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营业收入32.04亿元,同比下滑78.30%,净利润为-92.94亿元,同比大跌1261.96%。

其2019年亏损92.94亿元,仅次于蔚来汽车的114亿,不过,两者的情况又大有不同,蔚来是毛利率下降,众泰是没车卖,也卖不出,难以解决资金周转问题。对于2019年的亏损情况,众泰汽车表示“主要是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不景气,公司2019年资金周转困难,零部件供应商无法有序供应,产品订单不能及时交付,销量没有达到预期。”

众泰汽车“甩锅”倒是甩得很干净,直接扔给车市大环境和零部件供应商,不过,有一点倒是事实,众泰资金周转困难。2019年曾经被曝出破产,事后众泰第一时间发出声明澄清。不过,众泰的资金情况和破产差不多,欠薪已经不是第一次套在众泰头上了,而且,不少员工已被迫离职,这样的众泰汽车又能熬多久呢?

经历了疫情后,众泰更是原形毕露,令人汗颜。不久前,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被发《限制消费令》,原因很简单,董事长“逃”了一笔涉及9万多元的金额。对一个企业、对一个董事长来说,按道理9万元算不上大一笔大支出,却要背负“老赖”的名号,看来这次众泰真的很无奈。

其实,感到无奈的不仅是众泰,车主、经销商也表示无奈。众泰的产品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自2019年7月切换国六排放标准后,众泰就没在市场上投放过国六车型,很大可能是因为众泰没有资金投入研发,导致切换国六时无法提供新车。

有人可能会说,众泰主要是没资金运转才导致这样,众泰是有过30亿资金周转的,不过,也只能是杯水车薪。也有人说众泰如果有资金周转并不至于此,但小编觉得未必。众泰的问题早已出现,却迟迟未见改善。

众泰“抄袭”的帽子是脱不了的。曾经有点欲速则不达,高调推出众泰SR9,这款被消费者称为“保时泰”的车型,确实是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眼球,曾经也确实不少消费者调侃“能不能开上豪华车,就靠众泰了”,还真别说,当时从名气上确实是起到一定的作用。不过,”抄袭”总不能抄一辈子吧,造车就应该有点自己独特的一面。众泰反射弧很长,等到2019年初招来大众首席设计师Martin Kropp自救时,为时已晚,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事实上,众泰资金运作有问题、新车跟不上时代步伐、车子卖不好都是积攒出来的。外观可以抄袭,但品质,众泰抄不过来。众泰汽车投诉量居高不下,发动机漏油、异响、变速箱故障等等都已经成为众泰汽车的标签,但问题始终发生,这对一个车企来说尤为致命。品质出现问题很常见,但大多数厂商都会根据问题改善,从而获得消费者的信任,但众泰似乎无法扭转这些缺陷。

尤其是方向盘失控事件,直接给众泰汽车判了“死刑”。2018年7月,一位车主在驾驶众泰T700途中,方向盘失控撞进草丛中,险些丧命。众泰出现这种关乎安全品质问题,严格意义上是要杜绝的,不应该流到消费者手中。后来,众泰4S店将该事故原因归结于车主擅自改装自动泊车功能,此举更是引来了大量车主的不满,品质也一度被质疑。

如今,众泰汽车更处于水深火热中,岌岌可危。除了品质问题引发的销量下滑以及现金流紧缺之外,众泰汽车面临着人才流失的难题。2019年11月,副总裁杨建辞去职务;2020年3月公司副总裁陈静、公司副总裁邓晓明陆续辞去职务。 

目前众泰全身已经有不少“子弹孔”,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东风雷诺的先例,自然而然很多人开始关注众泰汽车,并不是说以一个看戏人的身份希望看到众泰破产,而是希望能看到众泰汽车在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做出一些改变,谋取后路挺过这关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